今天是愚人節耶。

 


下班後大家在機車上討論了現況,少女加加說:「我們現在對廚務就是不理他、大家各做各的,情況並沒有改善。那就表示這種互相敵對的方式是不對的,既然方法不對我們就要去改變它。既然廚務愛面子,那就試著客氣點虛心點,兩個巴掌打不響,廚務碰到我們對他這麼和顏悅色低聲下氣,自然就找不到機會酸我們。」

我懂、都懂。但是我做不到對討厭的人和顏悅色低聲下氣。但十九歲的少女都能認清事實,二十四歲的我難道不行嗎?

十九歲少女比我還成熟,讓我覺得很慚愧(。ω。)


***
之前我煮外帶鍋,按易熟度依序把料撈到塑膠袋裡,廚務在旁邊嘖了一聲:「慢慢撈是要弄到哪時候!」就把它整鍋倒進袋子裡。芋頭地瓜明明就還沒熟!!


事後跟納豆討論,納豆嗤笑:「屁咧他自己也是一樣一樣慢慢撈。他就是不爽你硬要挑你毛病啊!以後他怎麼說你怎麼做不就沒事了。」


『即使芋頭還沒熟?太幼稚了吧!不爽我也要公私分明啊! 』我整個很生氣


「跟那種人講什麼道理? 你只是一個PT,做好正職叫你們做的事情就好。公司怎樣跟你們沒有關係咩!何必把自己搞成這樣? 你看早班PT多上道,廚務愛面子就給他面子,關係打好他們是PT一樣可以吃員工餐,出錯廚務會幫忙cover,這樣不是很好嗎?」


讓人生能夠更順遂、更easy,當然是很好。至今我為了狗屁的公平正義吃過多少虧用十根指頭都數不清。


骨氣什麼的又不能吃,拍拍馬屁又不會少塊肉......努力給自己洗腦,但心中卻有個單薄卻刺耳的聲音在尖叫說不可以。心中小小的我還在拒絕長大,拒絕腐爛。


但腐爛的土壤才能孕育大樹。我想未來會朝半腐土(?)方向努力前進的。→無法正經到最後是諧星的宿命


即使滿身傷痕,在我心中還有一個尚未崩壞的地方

創作者介紹
Ten

南半球旅行後 我還是我

T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